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
0

创想漫笔:“老外滩” 新未来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0:55:39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中国银行保险报网

□杜亮

上海外滩名气很大,称得上无人不知,但在与它直线距离150公里的浙江宁波也有个外滩,可能知者就不多了。而且这个“外滩”,前面经常会加一个定语“老”字,以示其悠久的历史。与上海外滩一样,这里也是清末民初的“十里洋场”“万国都会”。据说,宁波外滩开埠的历史比上海还要早20年,“老外滩”可谓名不虚传。中国近代历史上著名的“五口通商”就包含了宁波和上海,而彼时宁波要比上海名气更大。

上海外滩和宁波“老外滩”,名虽相同,但由来却是迥异。上海外滩名字来源充满地方特色。外滩所在地的黄浦江岸退潮时,形成一大片滩地,清人称为黄浦滩。至于“外”字,在上海的地名用词习惯中,一般把河流的上游叫做“里”,下游叫做“外”。进入上海旧县城附近以前有条小支流叫上海浦,上海人就以上海浦进入黄浦江的入口为界,把上游的黄浦江河滩叫做“里黄浦滩”,简称“里滩”;下游的黄浦江河滩叫做“外黄浦滩”,简称“外滩”。也有说法,外滩之“外”应是“外国”之“外”。这个未经详尽考证,说法存疑。

而宁波外滩的得名由来则完全是“土洋结合”的成果。宁波的外滩位于宁波市余姚江、奉化江、甬江三江的交汇口,俗称“三江口”。如果站在高处俯瞰“三江口”,河流的走向像极了字母“Y”的形状。于是,这里被随着开埠潮涌而来的外国人惊呼为“Y-Town”,意思是“Y形的城市”,汉语读音恰好是“外滩”。与上海外滩比,是不是洋味更足一些?


远眺宁波“三江口”,“Y”型隐现。 杜亮/摄

1843年-1844年,上海、宁波等五口相继开埠。开埠之后,上海一马当先,与宁波等其他四口拉开差距,仅用几十年时间便从“区区草县”崛起为辐射东南地区的近代化、国际化大都市。这里面除了地理位置之利外,还有一些著名历史事件的因素,这里就不探讨了。

从人力资源角度,大上海的崛起是多个商帮汇聚发力的某种结果,其中重要的一支便是“宁波商帮”,简称“宁波帮”。

“宁波帮”发端于明末清初,到了近代,其领袖人物虞洽卿(1867-1945)广泛涉猎实业、金融,先后创办宁绍轮船公司、三北轮埠公司、四明银行等,成为上海滩显赫一时的大亨。在上海银行业中,实力较强的中国银行、交通银行、中国通商银行、浙江兴业银行、浙江实业银行及垦业银行均由“宁波帮”掌握。一般而言,都是实业赚足钱之后投资金融业,“宁波帮”实力之雄厚可见一斑。

进入20世纪中后期,浙江宁波走出了诸如包玉刚、董浩云、邵逸夫等工商巨子。1984年,邓小平同志曾寄语宁波:“把全世界的‘宁波帮’都动员起来建设宁波!”世界船王包玉刚立马响应号召,捐资2000万美元建设宁波大学,一时传为佳话。

时间推进到当代,“宁波帮”名声依然在外,而在宁波本土值得外界称道的金融创新大举措之一,便是国家级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的设立。这是全国首个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。创办五年多来,宁波市利用这个平台试验了很多保险创新办法,形成了一些“宁波经验”“宁波模式”和“宁波解法”,领全国风气之先。

自2017年起,宁波市每年都要梳理“十大保险创新项目”,目前已经进行了两届。2018年的十大保险创新项目里,有“医保卡个人账户历年余额购买商业险试点”“全域旅游综合保险”“商标专用权保险”“关税保证保险”“科技型企业研发费用损失保险”等新鲜的名字。这些名字背后,有相当一部分都体现了宁波保险人的创造力。

不仅如此,宁波还召开“重大保险项目评审会”,给予通过评审的重大保险创新项目1至3年的创新保护期。在创新保护期内,其他保险机构不得在宁波辖区组织实施相同或类似的保险项目,此举有力地激活了潜在创新资源。

2019年的评审会,“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风险防控综合保险项目”和“大中型水库防洪超蓄救助保险项目”通过评审并获得创新保护。

“金融未来看保险,保险未来看宁波”。这是写在中国保险博物馆里的“镇馆之词”,也连接着宁波的过去和未来。


创想漫笔:“老外滩” 新未来

来源:中国银行保险报网  时间:2019-12-02

□杜亮

上海外滩名气很大,称得上无人不知,但在与它直线距离150公里的浙江宁波也有个外滩,可能知者就不多了。而且这个“外滩”,前面经常会加一个定语“老”字,以示其悠久的历史。与上海外滩一样,这里也是清末民初的“十里洋场”“万国都会”。据说,宁波外滩开埠的历史比上海还要早20年,“老外滩”可谓名不虚传。中国近代历史上著名的“五口通商”就包含了宁波和上海,而彼时宁波要比上海名气更大。

上海外滩和宁波“老外滩”,名虽相同,但由来却是迥异。上海外滩名字来源充满地方特色。外滩所在地的黄浦江岸退潮时,形成一大片滩地,清人称为黄浦滩。至于“外”字,在上海的地名用词习惯中,一般把河流的上游叫做“里”,下游叫做“外”。进入上海旧县城附近以前有条小支流叫上海浦,上海人就以上海浦进入黄浦江的入口为界,把上游的黄浦江河滩叫做“里黄浦滩”,简称“里滩”;下游的黄浦江河滩叫做“外黄浦滩”,简称“外滩”。也有说法,外滩之“外”应是“外国”之“外”。这个未经详尽考证,说法存疑。

而宁波外滩的得名由来则完全是“土洋结合”的成果。宁波的外滩位于宁波市余姚江、奉化江、甬江三江的交汇口,俗称“三江口”。如果站在高处俯瞰“三江口”,河流的走向像极了字母“Y”的形状。于是,这里被随着开埠潮涌而来的外国人惊呼为“Y-Town”,意思是“Y形的城市”,汉语读音恰好是“外滩”。与上海外滩比,是不是洋味更足一些?


远眺宁波“三江口”,“Y”型隐现。 杜亮/摄

1843年-1844年,上海、宁波等五口相继开埠。开埠之后,上海一马当先,与宁波等其他四口拉开差距,仅用几十年时间便从“区区草县”崛起为辐射东南地区的近代化、国际化大都市。这里面除了地理位置之利外,还有一些著名历史事件的因素,这里就不探讨了。

从人力资源角度,大上海的崛起是多个商帮汇聚发力的某种结果,其中重要的一支便是“宁波商帮”,简称“宁波帮”。

“宁波帮”发端于明末清初,到了近代,其领袖人物虞洽卿(1867-1945)广泛涉猎实业、金融,先后创办宁绍轮船公司、三北轮埠公司、四明银行等,成为上海滩显赫一时的大亨。在上海银行业中,实力较强的中国银行、交通银行、中国通商银行、浙江兴业银行、浙江实业银行及垦业银行均由“宁波帮”掌握。一般而言,都是实业赚足钱之后投资金融业,“宁波帮”实力之雄厚可见一斑。

进入20世纪中后期,浙江宁波走出了诸如包玉刚、董浩云、邵逸夫等工商巨子。1984年,邓小平同志曾寄语宁波:“把全世界的‘宁波帮’都动员起来建设宁波!”世界船王包玉刚立马响应号召,捐资2000万美元建设宁波大学,一时传为佳话。

时间推进到当代,“宁波帮”名声依然在外,而在宁波本土值得外界称道的金融创新大举措之一,便是国家级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的设立。这是全国首个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。创办五年多来,宁波市利用这个平台试验了很多保险创新办法,形成了一些“宁波经验”“宁波模式”和“宁波解法”,领全国风气之先。

自2017年起,宁波市每年都要梳理“十大保险创新项目”,目前已经进行了两届。2018年的十大保险创新项目里,有“医保卡个人账户历年余额购买商业险试点”“全域旅游综合保险”“商标专用权保险”“关税保证保险”“科技型企业研发费用损失保险”等新鲜的名字。这些名字背后,有相当一部分都体现了宁波保险人的创造力。

不仅如此,宁波还召开“重大保险项目评审会”,给予通过评审的重大保险创新项目1至3年的创新保护期。在创新保护期内,其他保险机构不得在宁波辖区组织实施相同或类似的保险项目,此举有力地激活了潜在创新资源。

2019年的评审会,“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风险防控综合保险项目”和“大中型水库防洪超蓄救助保险项目”通过评审并获得创新保护。

“金融未来看保险,保险未来看宁波”。这是写在中国保险博物馆里的“镇馆之词”,也连接着宁波的过去和未来。

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© 2000-2019
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