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
0

从众安缩减成本说起

发布时间:2019-09-30 09:52:05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

□杜亮

前一段向众安的朋友推荐一个人,她看看简历,沉吟片刻,说,“公司上半年刚实现盈利,下半年要大力缩减人力成本,可能够呛啊。”我对此表示了理解和支持。

全年盈利对已经上市的众安在线很重要,更何况四家挂牌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盈利皆一片惨然,再看看前几年大家的盈利状况,也不太理想;这个时候,急需老大哥带头盈利提振信心。反过来我在想,互联网公司都到了要勒紧裤腰带拼盈利的地步,那确实说明现在的市场不好做,互联网保险或许已然进入一个瓶颈期甚至至暗时期。

其实,我们来看一看众安半年盈利基本构成就很清楚了。根据众安在线披露,上半年,众安在线归母净利润9000万,这对一个百亿级的互联网公司而言,确实太薄;再看构成,众安在线承保亏损4.9亿元,综合成本率为108.3%;投资端,则获取投资收益7.6亿元。这是业界常见的“承保亏损,投资盈利”的案例。即,主业亏损,依靠副业投资才挣了钱。另外,除了开源,就是节流了。

众安今年离职的高管、中层显得比以往要多,层级也更高;虽都有客观原因,但是离职后带来的成本缩减确实是立竿见影的。

不过,节俭度日似乎和互联网公司搭不上边,它们挂在嘴边更多的是“流量为王”,讲流量,讲获客,不惜亏损、培育市场忠诚度,最后才谈到利润。这和传统公司“唯利是图”有着迥然的区别。三马(马云、马化腾、马明哲)重金培育众安也是希望它走出迥异的保险发展之路来。

看看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2018年的保费收入,就会很清楚“流量”带来的价值:众安在线112.55亿元;泰康在线29.53亿元;安心保险15.31亿元;易安保险12.94亿元。众安在线带着三马光环,又是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光环攻城略地,一骑绝尘。泰康在线有行业大股东的资源背景,成长顺风顺水。而安心和易安的股东相对寂寂无闻,难以对其形成有效支持,只能靠自己在互联网的海洋中折腾,难度可想而知。

不知哪位大神说过,互联网行业“只有第一,没有第二”。比如,搜索就是百度,电商就是淘宝天猫,社交就是腾讯,如果仅就数据看,在互联网保险行业,这种市场份额高度集中的情况更加明显。众安在线的规模远远超过其他三家公司收入的总和,其代表性无可替代,几乎成为互联网保险的代名词。

当然,公司不能完全代表行业,何况这四家公司仅限于财产险。通观整个互联网保险行业,自2016年起,随着保险监管部门强力推进“保险姓保”,监管趋严,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从以前的高速增长转为平稳下降及微增。整个行业都是不太景气的状况,众安等互联网保险公司,为盈利而拼尽全力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据中保协的统计数据,2012年我国互联网保费收入为111亿元,2013年318亿元,2014年859亿元,2015年2234亿元,到2016年达到峰值,2299亿元,到2017年就掉头向下了,当年保费收入为1835亿元;2018年又是微增,为1889亿元。从曲线图上可以看出,由于基数低,前几年都是几倍的增长。后几年则相对平稳。如果以渗透率(互联网保费与行业保费之比)来比对,互联网保险进入发展瓶颈期的态势更为明显:2015年,互联网保险渗透率达到峰值,9.2%;此后渗透率连年都是下跌的,2018年跌到了5.0%。

瓶颈时期即是蜕变时刻,至暗时期则孕育未来的爆发。从众安勒紧裤腰带可以看出一些时代变迁的端倪。互联网保险近两年不断走低的渗透率,事实上也暗示着爆发增长的可能。互联网保险成长于90后、00后崛起的时机,在他们眼中,保险并不是令人讨厌的东西。这些年轻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体验着保险。众安如果紧紧抓住这些年轻人,与年轻人共成长,前景依然大有可期。


从众安缩减成本说起

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  时间:2019-09-30

□杜亮

前一段向众安的朋友推荐一个人,她看看简历,沉吟片刻,说,“公司上半年刚实现盈利,下半年要大力缩减人力成本,可能够呛啊。”我对此表示了理解和支持。

全年盈利对已经上市的众安在线很重要,更何况四家挂牌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盈利皆一片惨然,再看看前几年大家的盈利状况,也不太理想;这个时候,急需老大哥带头盈利提振信心。反过来我在想,互联网公司都到了要勒紧裤腰带拼盈利的地步,那确实说明现在的市场不好做,互联网保险或许已然进入一个瓶颈期甚至至暗时期。

其实,我们来看一看众安半年盈利基本构成就很清楚了。根据众安在线披露,上半年,众安在线归母净利润9000万,这对一个百亿级的互联网公司而言,确实太薄;再看构成,众安在线承保亏损4.9亿元,综合成本率为108.3%;投资端,则获取投资收益7.6亿元。这是业界常见的“承保亏损,投资盈利”的案例。即,主业亏损,依靠副业投资才挣了钱。另外,除了开源,就是节流了。

众安今年离职的高管、中层显得比以往要多,层级也更高;虽都有客观原因,但是离职后带来的成本缩减确实是立竿见影的。

不过,节俭度日似乎和互联网公司搭不上边,它们挂在嘴边更多的是“流量为王”,讲流量,讲获客,不惜亏损、培育市场忠诚度,最后才谈到利润。这和传统公司“唯利是图”有着迥然的区别。三马(马云、马化腾、马明哲)重金培育众安也是希望它走出迥异的保险发展之路来。

看看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2018年的保费收入,就会很清楚“流量”带来的价值:众安在线112.55亿元;泰康在线29.53亿元;安心保险15.31亿元;易安保险12.94亿元。众安在线带着三马光环,又是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光环攻城略地,一骑绝尘。泰康在线有行业大股东的资源背景,成长顺风顺水。而安心和易安的股东相对寂寂无闻,难以对其形成有效支持,只能靠自己在互联网的海洋中折腾,难度可想而知。

不知哪位大神说过,互联网行业“只有第一,没有第二”。比如,搜索就是百度,电商就是淘宝天猫,社交就是腾讯,如果仅就数据看,在互联网保险行业,这种市场份额高度集中的情况更加明显。众安在线的规模远远超过其他三家公司收入的总和,其代表性无可替代,几乎成为互联网保险的代名词。

当然,公司不能完全代表行业,何况这四家公司仅限于财产险。通观整个互联网保险行业,自2016年起,随着保险监管部门强力推进“保险姓保”,监管趋严,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从以前的高速增长转为平稳下降及微增。整个行业都是不太景气的状况,众安等互联网保险公司,为盈利而拼尽全力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据中保协的统计数据,2012年我国互联网保费收入为111亿元,2013年318亿元,2014年859亿元,2015年2234亿元,到2016年达到峰值,2299亿元,到2017年就掉头向下了,当年保费收入为1835亿元;2018年又是微增,为1889亿元。从曲线图上可以看出,由于基数低,前几年都是几倍的增长。后几年则相对平稳。如果以渗透率(互联网保费与行业保费之比)来比对,互联网保险进入发展瓶颈期的态势更为明显:2015年,互联网保险渗透率达到峰值,9.2%;此后渗透率连年都是下跌的,2018年跌到了5.0%。

瓶颈时期即是蜕变时刻,至暗时期则孕育未来的爆发。从众安勒紧裤腰带可以看出一些时代变迁的端倪。互联网保险近两年不断走低的渗透率,事实上也暗示着爆发增长的可能。互联网保险成长于90后、00后崛起的时机,在他们眼中,保险并不是令人讨厌的东西。这些年轻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体验着保险。众安如果紧紧抓住这些年轻人,与年轻人共成长,前景依然大有可期。

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© 2000-2019
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